<object id="n0vrg"><option id="n0vrg"><small id="n0vrg"></small></option></object>

      <object id="n0vrg"><option id="n0vrg"><small id="n0vrg"></small></option></object>

      <i id="n0vrg"></i>
      <delect id="n0vrg"><rp id="n0vrg"></rp></delect><i id="n0vrg"></i>

      <object id="n0vrg"><rp id="n0vrg"></rp></object>

      穿越百年的色彩與材質研究

      2018-07-17 18:07:21 來源: 人民網 作者:

      原標題:穿越百年的色彩與材質研究

      在美術史上,中世紀建筑、雕刻、繪畫及工藝美術為今天的歐洲各國提供了引以為豪的豐富文化遺產。這些遺產或成為旅行者的勝地,或是博物館的珍品,是我們研究歷史、認識歷史的媒介,更成為我們審美與藝術賞鑒的對象。中世紀美術不僅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和獨特的審美價值,而且不斷為當代美術創作提供靈感與啟示。波西米亞——這個曾經14世紀歐洲政治、文化、藝術的中心,吸引了很多外來藝術家定居于此,當地藝術家多有赴意大利等地學習生活的經歷,產生了重要的藝術家和經典作品。波西米亞中世紀繪畫以區別于西歐中世紀繪畫的獨特姿態亮相于美術史。而這個時期的作品雖在國內沒有被廣泛認知,但卻含有極高的藝術價值,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承繼優秀的外來傳統文化,我們需要從不同的角度、采用不同的方法對中世紀美術不同時期的風格、樣式進行深入地解析和學習。這些深入而廣泛的研究,越來越充分地揭示出波西米亞美術所獨具的藝術魅力以及在西方美術發展史中的獨特地位和文化意義。

      在捷克為期兩個多月的考察研究,使作者感受到了波西米亞中世紀時期獨特的藝術風格。作者以波西米亞地區中世紀(1200-1550年)繪畫、歷史文化為背景,依托布拉格最古老的哥特式建筑——圣艾格尼絲修道院館藏作品,著重對13世紀至15世紀繪畫的風格、內容、色彩、材料、造型等方面進行了分析和歸納,并且與中國傳統繪畫風格特征做比較研究,最終推導出對本專業有益的繪畫語言及材料表現借鑒。從歷史上看,查理四世統治的黃金時期,國家的強大推動了藝術的繁榮,不僅興起了曾著稱于歐洲以線刻為主要表現手段的版畫,還出現了一位杰出的中世紀哥特風格藝術家——迪奧多里克,對歐洲各國的繪畫產生過一定的影響。

      波西米亞圣艾格尼絲修道院的前世今生

      圣艾格尼絲修道院,位于捷克布拉格老城的東北角,圣加斯多羅(St.Castulus)教區教堂和伏爾塔瓦河的堤岸之間,是這座城市現存最古老的哥特式風格建筑。這座以13世紀波西米亞公主命名的修道院,如今其中一部分已被開辟為捷克國家美術館,收藏和展示著來自波希米亞以及中歐地區的中世紀至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品,包括鮮艷的哥特式風格祭壇畫和彩色的宗教塑像。

      圣艾格尼絲修道院展示了捷克藝術從13世紀初的木板繪畫和雕塑到西奧德理克的溫柔風格再到哥特式國際風格的發展過程。同時也不乏描繪現實主義精神的繪畫風格出現。14世紀時,波西米亞和布拉格是歐洲藝術的中心,這也充分說明了波西米亞美術作品的重要地位和藝術高度。修道院里最古老的結構是1230年完成的,其中包括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和它的兩個中殿(現在是一個音樂廳),克拉雷會苦行修女的起居室(現在變成了展覽廳)和醫院。皇室一直給該修道院提供著無盡的支持,確立了其特殊地位。但它在盧森堡時代失去了光環,進入了落寞時期。由于戰爭,修道院變成了軍火庫,隨后的幾百年間,經歷了幾個回合的變賣更換主人。在1965—1986年之間,修道院重新被收購回來并且在政治、宗教、文化和建筑展廳內部陳列等方面都符合建國家美術館的需求。修道院收藏的中世紀作品對捷克文化史有重要影響,對建筑學科和美術學科有重要的學術意義,只有成為國家美術館陳列哥特時期的美術作品,才配得上修道院的歷史地位,圣艾格尼絲修道院成為一個人們所敬仰的對象和精神力量的源泉。它在捷克藝術史上富有崇高的地位,成為收藏波西米亞中世紀繪畫最合適的完美家園。

      館藏作品的藝術風格特征

      圣艾格尼絲修道院作為宗教本身成為波西米亞中世紀藝術的一個重要背景。因為以基督教為背景的歷史階段相對有神學和理性的概念,與以感性強調以人為本的概念是不一樣的,波西米亞中世紀美術是特定歷史時期內人民社會生活、思想感情、宗教觀念和審美觀念的特殊形式的表現。總體上說,中世紀美術不注重客觀世界的真實再現,偏重主觀精神世界的表現,并往往以夸張、變形、改變真實空間序列等手法來達到強烈表現的目的。在這一總體特征之下,中世紀美術各種風格之間又存在著很大的差異。由于中歐特殊的地理位置,波西米亞中世紀繪畫還受到拜占庭美術和東方藝術的影響,具有平面性、神秘性、秩序性及肅穆感的審美趣味,并且具有東方裝飾風格的特點。

      例如,在布拉格查理四世確立了自己的王朝之后,一個獨特的波西米亞瑪麗安形象出現在他的宮廷。最古老的一個作品例子是《來自維維里的圣母瑪利亞》(1345—1350)。高貴的臉,巧妙的表情,賦予了瑪利亞宮廷角色,她深紅色裝飾的披肩和強烈的花卉圖案點綴在黃金材質的背景上。與早期的圣母像相比,這個來自維維里的圣母瑪利亞,戴著王冠和頭飾加冕兩次。這是一個受歡迎的法國主題。

      畫中的孩子,披著一件透明的上衣,然后身體坐直并轉向他的母親,同時用兩個手指握著她的斗篷。這個手勢表示母親和兒子之間的親密關系,成為一種潛在的發展的主題。波西米亞瑪麗亞另一個例子《最高級別的圣母瑪利亞》,她的頭覆蓋著一條東方披肩,其邊緣附帶著程式化的星星形狀的條穗。孩子坐在圣母瑪麗亞的右側,手持具有象征意義的金翅雀,與母親的手指在玩耍。古代遺風和基督教精神的結合、西方寫實精神和東方裝飾性、神秘性的結合產生了具有獨特形式的中世紀波西米亞繪畫。

      查理四世去世后,幾個宮廷畫家失去生計,不得不尋求新的謀生之道,這時出現了新的風格。《來自勞德尼采的圣母瑪利亞》是14世紀末期歐洲最偉大的人物畫之一,這件畫作常常被描述為美麗風格的開端——一個特別的中世紀/波西米亞眾多美學家稱之為國際哥特式。這個美學特征是放棄13世紀中期帝國風格的巨大改變和“客觀性”的新感覺和多樣的美麗形式。詩人和傳教士發現這種風格在感官方面反映出一個理想的精神美。

      波西米亞中世紀美術的成就

      1.涵蓋古代傳統、東方風格、游牧文化、宗教神秘主義。在繪畫、雕刻、建筑、金屬工藝等藝術門類上都達到了極為精湛的水平。

      2.融合西歐藝術風格但區別于西歐等地區,善于吸收外來因素,形成了鮮明獨特的地區民族特征。

      3.波西米亞美術的寫實精神、生動表現,暗示了中歐文藝復興的到來,表達了更為復雜和豐富的情感內心世界,因其當時的歷史地位、時期的獨特視角以及藝術作品復雜的關聯性而獨秀于整個歐洲。

      迪奧多里克圣像畫的獨特性和價值

      為什么要研究迪奧多里克?從捷克國家美術館修道院展館展出的1200—1550年代傳統繪畫里,可以系統地梳理出3位最具代表的中世紀藝術家:迪奧多里克、特熱邦斯卡荷-歐塔阿和韋瑟波奧斯卡荷-歐塔阿,特別是迪奧多里克,他是查理四世的宮廷畫家。14世紀,布拉格既是歐洲的政治中心也是文化藝術中心,這樣的歷史政治背景誕生了波西米亞別具一格的藝術家。迪奧多里克得到皇帝的賞識和重用,是捷克藝術史上第一個最早有現存作品的藝術家。《布道者圣路克》和《圣馬太》是他代表風格的作品,他的圣十字教堂禮拜堂中現實主義人像(約1365年)顯著地區別于那時流行于波西米亞地區,受到錫耶納影響的優雅風格。他為查理四世皇帝創作的其中一幅作品《皇帝查理四世》,表現了皇帝正將裝有圣物的金屬圣物盒放在祭壇上。這些繪畫致力于表現人物肖像,畫中人物看上去是處于看似真實的建筑物內。更令人驚訝的是,在這些壁畫的下面,有一塊區域描繪了真正的錯覺主義建筑畫。

      受拜占庭藝術的影響,圣像畫成為13世紀西歐繪畫的重要內容,尤其是在意大利。與西歐哥特晚期藝術家相比,波西米亞迪奧多里克畫師的創作有了明顯的個人風格,他力圖按自己的見解去表現傳統的宗教題材,去努力表現對現實的想象力。他所做的圣像畫受拜占庭和東方風格的影響,但表現出一種要模糊輪廓線束縛的強烈意圖。他筆下的人物造型,向真實生活的描寫大膽邁進了一步,給嚴肅的中世紀繪畫增添了活潑生動的另一種面貌,雖然描繪的是和宗教相關的題材,但是畫面表現得有血有肉,生動至極,充滿現實意味。

      來自維維里的圣母瑪利亞 vyssi布羅德時代創作室

      木板彩畫 1345年—1350年

      迪奧多里克的作品從整體色彩上擁有著濃郁的哥特風格,主體人物色彩艷麗,背景顏色豐富,渾厚、耐人尋味。從材質上看,他不僅使用了肌理浮雕,還運用了金箔和銀箔。他還喜歡用寶石藍,幽靜肅穆的顏色,提升了畫面的神秘感。幾何化的圖案作為邊緣裝飾,這在羅馬時期便有過先例,哥特時期得到了大發展。迪奧多里克作品的畫框圖案紋樣受到了法國彩色玻璃窗邊緣裝飾的影響。迪奧多里克還善于運用橘紅色,畫面出現大量的橘紅色,考證歐洲古代色單和中世紀坦培拉繪畫的顏色不難發現,使用的都是天然礦物顏色,該橘色正是中國畫所稱呼的朱砂和朱膘,唯一的區別是所用的媒介不同,坦培拉用的是蛋黃,而中國畫運用的是膠。他在色彩上一大突出貢獻是使畫面出現強烈的明暗關系,達到了富有表現性的效果,成功地表現出衣褶下圣徒寬闊健壯的身材。

      迪奧多里克 兩個天使 木板彩畫

      其中還有一幅作品描繪的是兩個天使,天使翅膀分別置于畫面兩邊,藍、紫、綠、黃四種顏色代表了四種含義。天使的背后是金色的光環,因為時間問題金箔褪色。天使衣服邊緣有著明顯的東方刺繡圖案,貼了金箔閃閃發光,還有天使金色的頭發,整個畫面是金色調。天使的膚色為健康的小麥色,完全被賦予了人的樣子,和畫面背景的金色以及衣服上的金色交相呼應,同時畫面的金黃色同類色中夾雜著淺藍和淺綠的弱對比。人物身上的衣紋,明顯受到了拜占庭和東方因素及周邊地區作品影響。花紋的精致描繪提升了畫面的表現力,甚至畫框上大量的幾何紋也參與到畫面中與人物背景渾然一體,木板上的幾何紋突起。另外,迪奧多里克的景泰藍色用色習慣可以追溯到奧地利12世紀初的克拉斯特拉堡修道院的祭壇畫,完成于1181年,創作者是凡爾登的尼古拉斯。尼古拉斯用銅板琺瑯雕刻技法創作(這是源自波斯的銅胎掐絲琺瑯技術,約在元朝時期傳至中國。明代開始大量燒制,并于景泰年間達到了一個高峰,使用的琺瑯多以藍色為主,故而得名“景泰藍”。此后,景泰藍就成了銅胎掐絲琺瑯器的代稱。另一種是來自歐洲的畫琺瑯工藝,它在清康熙年間始傳入中國)。銅板琺瑯這種特種工藝,是用細扁銅絲做線條,在銅制的胎上捏出各種圖案花紋,再將五彩琺瑯點填在花紋內,經燒制、磨平鍍金而成。外觀晶瑩潤澤,鮮艷奪目。尼古拉斯選擇的紅色和深淺不同的藍色,與迪奧多里克畫面的藍色一樣,營造出寶石一般閃爍的裝飾效果。

      最高級別的圣母瑪利亞 木板彩畫 1350年以前

      迪奧多里克的作品

      與西歐圣像畫的區別

      1.人物造型飽滿,體態寬闊厚重,但不失優雅。區別于前輩巴黎風格的造型纖細,描寫得不概念不空洞,具有強烈的寫實精神,同時具有天真浪漫的風格。

      2.人物的五官、衣紋刻畫生動形象,不概念刻板,具有時代特色,皮膚質感描繪細致入微,具備人的相貌又不失神的精神,具有象征意義。

      3.色彩明快、艷麗又不失古樸感,大面積運用藍色,體現了色彩理念和高超的運用技藝。

      4.裝飾紋樣具有東方風格和裝飾化趣味,神秘感與色彩感和諧統一。

      5.材質上更具多樣性,金屬箔的運用自然不刻板平面,具有質感上的變化,把畫框部分引到畫面里面來,并且利用浮雕的紋樣來豐富畫面。

      6.畫面造型之間的有機構成,形成超現實主義和象征風格。

      波西米亞中世紀美術

      對當代中國畫創作的啟示

      通過對捷克傳統美術的研究考察,我感受到了波西米亞中世紀時期獨特的藝術風格。哥特式晚期杰出藝術家的作品造型獨特、形式創新,同時該地區作品造型趨于平面,與中國畫有共通之處。材料運用技法精湛,尤其是金箔銀箔的運用技術和瀝粉貼金的技術,可直接聯系到中國的古代壁畫:瀝粉工藝的特殊之處在于高出物面,并在它的上面貼金箔、銀箔、上色等。具有厚度、硬度及華貴的感覺,同時可增加立體感。西漢馬王堆出土的彩繪木棺上有著類似瀝粉效果的紋樣凸起細線,上面繪有各種顏色,有著低浮雕的效果。瀝粉工藝的運用,盛唐時期就廣泛被采用,如:敦煌223窟的菩提樹干,人物身上運用了瀝粉、貼金工藝,形成了豐富的裝飾藝術效果。山西元代的永樂宮、北京明代的法海寺壁畫中,瀝粉的運用已經達到了十分精美的地步。然而,因為一些原因,壁畫上的瀝粉貼金、金箔等金屬技藝的運用在我國一定歷史時間里沒有受到重視,今天,我們丟掉了很多傳統的繪畫技法、傳統顏料、傳統工具的使用。通過看捷克傳統美術,可以追憶起很多有關的藝術表達手法,與我們目前的創作實踐聯系起來,并且建立對捷克美術色彩與材質的清晰認識,可以為中國畫當代藝術表現的繪畫語言尋求更好的突破口,為材料藝術的表現規律、不同語言關系規律的科學研究做好理論前提,不斷推進對作品語言民族性、精神性、承繼性、文化性的探索。

      [責任編輯:姚心妮]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