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文人的雅致生活

        2018-09-06 16:48:25 來源: 人民網 作者:徵羽

        青白瓷瓜棱腹帶蓋執壺 宋代

        原標題:宋明文人的雅致生活

          在日漸喧囂浮躁的時代里,人們對古人追求雅致的“慢生活”愈加向往。盡管時過境遷,但古代文人的生活方式和心境卻可以通過一件件器物傳承至今。日前,由浙江省博物館主辦的“長物為伴——宋明文人之雅致生活”拉開帷幕,展覽通過珍貴的宋明文物勾勒出古代文人雅致的生活狀態,通過大量輔助資料折射士大夫們的精神與志趣,生動立體地呈現了宋明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日常。

          “長物”一詞,典出《世說新語·德行》篇中王恭的故事,相傳其為人“清廉貴峻,志存格正”,故一身之外,別無“長物”。是以“長物”之稱,意指“多余之物”。但常常,無用而有大用,極其精致的往往就是為世所珍的,這些物品均非一般之物,它們投射和沉積了一個時代文人的選擇和品格意志,是文人精神生活的重要憑借。

          在儒釋道思想熏陶下,中國的士子向以出仕、歸隱兩種途徑調節與當政者的關系。朝政清明之時,則以天下為己任,建功立業;而若君昏綱弛,則獨善其身,鑒藏書畫古玩,超然出世,在自娛中充實自我,尋找獨立的理想人格。因此,一些閑閑散散、孜孜矻矻的人,一些壇壇罐罐、花花草草的事,便勾勒出宋明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日常。

          此次展覽分為宋、明兩大部分,獨立成篇又相互關聯,體現了不同時代背景之下文人生活方式的傳承與演變。第一單元“宋——器用之美”分“崇古尚禮”“乘物游心”“筆墨天下”三個部分;第二單元“明——與古同游”分“玩物鑒古”“園林雅集”“書齋燕居”三部分,展示了宋明文人生活中常用的器物、體現生活情趣的雅事以及文人最為鐘愛的文房器具。

          “與盛唐相比,(宋)時代精神已不在馬上,而在閨房;不在世間,而在心境……心靈的安逸享受占據首位。不是對人世的征服進取,而是從人世的逃遁退避;不是人物或人格,更不是人的活動、事業,而是人的心情意緒成了藝術和美學的主題。”李澤厚在《美的歷程》中如是說。宋代被認為是中國傳統社會中文人的黃金時代,在趙宋皇室的影響和推動下,由文化官僚、專職畫師、閑散文人共同組成的宋代文人,承魏晉六朝以山水詩為先導的士大夫文化,吸收唐代禪學精義,掀起了文人畫的浪潮,確立了士大夫階層的地位,并由對繪畫的審美擴大到園林、居室、器用、品鑒、收藏等領域,一改漢唐以來金銀奢靡之色,追求極簡之美,形成了品調高雅的造物藝術。

          宋人將焚香、點茶、掛畫、插花稱為生活四藝,四藝合一展現了宋代文人雅士的生活美學。而這些生活方式需要承載的器物——茶器、酒器、花器、香器、文房等,也都在宋朝被賦予了“雅”的品格。西方學者將宋朝譽為“中國繪畫和陶瓷的偉大時期”,而現代發現的古代陶瓷遺址中,宋代窯址也占據了“大半江山”。宋朝瓷器整體呈現出一種極簡主義美學,清素淡雅、純凈細膩。例如此次展覽中的“青白瓷瓜棱腹帶蓋執壺”,整體形制精美、釉色瑩潤,應為景德鎮湖田窯之佳品。

          明代士大夫身處獨特的政治環境,強調自身環境的藝術化需求,逐漸從義正辭嚴的關注廟堂之高,轉向獨抒性靈的藝術創造,營造園林居室,定制陳設器用,把對生活文化的體驗訴諸筆端,生活品鑒類著作迭出。這既是對宋代造物藝術的繼承,也生發出自身玩物心態的轉變,抒寫人生處世的格言和個人的生活情趣成為風尚。因此,明代文人雅士將雅集發展為撫琴、賞香、啜茗、讀畫四大意趣,將閑逸的生活形態推衍到頂峰。而時代的尚奢風氣也使他們普遍認為,只有在闊大且設計精心的庭園里,在考究的家具和精美的茶具、香具里,優雅生活的氣韻才能得以完全呈現,真正代表一個人地位和品位的不是金錢,而是法書、名畫、文玩、奇石和花卉蟲魚這些與日常生活無甚關聯的雅物。

          除文房、器物之外,展覽還展示了許多描繪文人士大夫“閑雅好古”生活場景的繪畫作品及史料,讓觀眾可以借助古人之筆細品原汁原味的古代生活。例如展品中有一件明代文徵明的設色青綠山水扇面,作品將簡括的粗筆與工致的小寫意相結合,描繪“春來江水綠如藍”的仲春之景,以恬淡濕潤的筆墨,表現出隱逸之士優游林泉又心系故人,略帶悵然的心境。

          據浙江省博物館陶瓷部館員、策展人江嶼介紹,本次展覽的一大亮點是將具有代表性的文人士大夫家族墓出土文物集中展出,直觀地反映當時的時代風格與社會風尚。比如第一單元中大量展出的陜西藍田北宋呂氏家族墓出土文物,藍田呂氏是北宋晚期陜西西安地區的名門望族,該墓園出土隨葬品有1000余件,涉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第二單元展出部分嘉興洪合良三項氏墓出土文物,墓主人項元汴是明代著名收藏家、鑒賞家。他當時在杭州經常將大型畫船停靠在孤山,與同好交流或與古董商們議價買賣。展覽展出的物品能夠全面真實地反映出墓主人的身份地位、富有程度,乃至生平愛好與習俗。江嶼認為,通過家族墓可以看到他們當時焚香、點茶、掛畫、插花的生活習慣和生活常態。并且,通過這些器物的展出可以表現一種從宋代到明代再到現代文人的文化傳承。

          此外,觀眾還可以看到不少名人舊物。如宋岳鄂王抄手式端硯,硯底有“持堅守白不磷不緇”八個岳飛親書的行草銘文,所配的雞翅木盒蓋上有汪洛年所繪的岳飛像。除硯池外天地四壁都有題銘,分別是南宋謝枋得、文天祥,元鮑恂,明王守仁、于謙、陳繼儒,清朱彝尊、王澍、張謇等四代名家題贊;還有被譽為“秦淮八艷之首”柳如是的白端寫經硯。白端硯石色潔白如雪,瑩潤如玉,纖塵不染,在以紫色為主調的端硯家族中,別具一格。

          斯人已逝,長物不朽,它們千百年來與中國文人相伴相隨,既是文人精致生活和溫文氣質的載體,也是中華文化的依托和見證。在這里,可以看到現代人所推崇與追尋的極簡美學與疏放閑適的日常生活。

        青花梅蘭竹紋長頸瓶 明代

        石雕山形筆格 宋代 諸暨博物館藏

        柳如是白端寫經硯 明代 浙江省博物館藏

        [責任編輯:姚心妮]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