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n0vrg"><option id="n0vrg"><small id="n0vrg"></small></option></object>

      <object id="n0vrg"><option id="n0vrg"><small id="n0vrg"></small></option></object>

      <i id="n0vrg"></i>
      <delect id="n0vrg"><rp id="n0vrg"></rp></delect><i id="n0vrg"></i>

      <object id="n0vrg"><rp id="n0vrg"></rp></object>

      “這本書,值得我耗費六年光陰”—— 《守望鄉愁》主創龔延興一席談

      2018-09-18 10:49:43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謝紅燦

      建甌市迪口鎮鄭魏村一角(龔延興 攝)

      武夷山市吳屯鄉后源村(陳迎 攝)

      “我們堅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為這樣做了會有效果,而是堅信,這樣做是對的。” ——題記

      擺在我面前的這本書,精美,厚重;坐在我對面的這個人,坦誠,利落。書名為《守望鄉愁》,人喚作龔延興。

      其實是未見其人,先拜讀其書的。我的一位朋友知我對閩北古村落尤其鐘情,在我拜訪他時鄭重贈閱了這本由福建地圖出版社出版的《守望鄉愁》。展讀再三,佩服之至。全書凡三百零七頁,一千五百余幅圖片。對散落于閩北十個縣(市、區)69個古村落進行了詳細的輯錄。每一個村落,都從歷史源流、選址格局及人文習俗上加以闡述,詳盡而專業。顯然,這是一部有溫度的書。

      帶著幾分好奇,我約見了《守望鄉愁》主創、南平市古民居研究會會長龔延興,在一個彌漫著武夷茶香的處所。

      簡單寒暄之后,龔延興打開了話匣子——

      “看著古村落就在我們眼皮底下敗落,我倍感痛心!”

      首先,我們得明白什么是傳統村落,以及它的價值和意義是什么。

      傳統村落,即通常所說的古村落。指村落形成較早,擁有較豐富的文化與自然資源,具有一定歷史、文化、科學、藝術、經濟、社會價值,應予保護的村落。2012年9月,經傳統村落保護和發展專家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決定,將習慣稱謂的“古村落”改為“傳統村落”,以突出其文明價值及傳承上的意義。2012年12月,住房城鄉建設部、文化部、財政部聯合下發的《關于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指出:“傳統村落承載著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是農耕文明不可再生的文化遺產。傳統村落凝聚著中華民族精神,是維系華夏子孫文化認同的紐帶。傳統村落保留著民族文化的多樣性,是繁榮發展民族文化的根基。”

      上面對傳統村落的保護是重視的。然而,在我們對部分村落多次的造訪中令人痛心地發現,人為的拆建,自然的損毀,甚至打著“鄉村旅游開發”旗號的人為破壞,在不斷吞噬著傳統村落的生存空間。比較常見的情況有:一是自然損毀。傳統建筑大多為土木結構且年代久遠,抗風雨侵蝕及自然災害能力差,在資金匱缺維護乏力的情況下,許多建筑破敗不堪,隨時處于倒塌的境地。 二是隨著城鎮化、現代化的快速推進,缺乏經濟發展動力的傳統村落,青壯年人口不斷外流,村落發展難以為繼,許多村落出現“人走房空”的現象,導致村落日漸一日地衰敗頹廢。三是“自建房”對傳統村落的危害。這緣于農村土地政策的影響及對傳統建筑稀缺性和傳統村落整體性保護的認識不足。村民的自建房對傳統村落的破壞,主要是在原宅基地上的拆舊建新,“以洋代土”。另一種是有條件建房的村民,由于缺乏科學的規劃,在村落周邊另辟宅基地建屋,無序地“棄舊建新”,造成了新建筑與歷史建筑及村落的整體風貌極不協調,甚至導致村落的傳統風貌面目全非。四是不合理的“新農村”、“美麗鄉村”建設對傳統村落造成的沖擊。由于一些農村基層組織對傳統村落的保護內容、原則認識不足,在懷著“改善居住環境”的美好愿望去進行新農村和美麗鄉村建設時,不經意間就破壞了許多有價值而無法復原的傳統村落資源。如有些村落在修繕整治中,將傳統建筑涂上光鮮的涂料,街巷鋪上生硬的混凝土面層;有些村落將老舊的建筑物推倒重來,換成了不倫不類的“假古董”。諸如此類的變相破壞,對鄉土建筑文化的可持續發展構成了不可復原的危害。

      凡此種種,看著古村落就在我們眼皮底下敗落,我痛心不已。

      我們經常遇到這種情形,比如有的村子,我們上個月去拍照,還能看到保存完整的古民居,再過一個月回去,因為村民建新房,發現那些古民居要么被拆除,要么在邊上壘上了“嶄新”的磚墻,完全破壞了古村落的氣韻。

      于是我們這些在旁人看起來喜歡瞎操心的人開始了一個計劃,就是要對閩北的古村落進行一次全面系統的調查梳理。這件事工作量極大,而且在世俗的眼里,我們做的是一件“賠錢的買賣”,但是我們鐵了心要做這件事。因為我們自己知道我們做這件事是有意義的。

      “要發展有據,先要摸清家底”

      本世紀初,隨著我國城市化進程的快速推進,千城一面的同質化現象也在城鎮建設中日益蔓延,鑒于此,以傳統建筑為設計源泉的“地域性”“文化性”探索,受到了建筑界許多有識之士的廣泛關注,并成了中國建筑師設計實踐和理論研究的主要方向。在建筑設計“地域性”思潮的影響下,我們自然將目光轉向對閩北大地上的傳統村落的調查研究中,試求從鄉土建筑中汲取養分和靈感。

      現在我們要振興新農村,這是沒錯的。但農村得有農村的樣子。我們有那么好的古民居樣本,應該讓它們在建設新農村中發揮作用,做到發展有據。我認為要服務發展,第一要務正是要對古村落進行系統的摸底調查。

      整整五年的村落調查,我們足跡遍及300多個閩北古村落。五年來,每到周末,我們就帶上干糧和水,驅車前往那些或近或遠的村落。越是了解,我們越是感嘆閩北先人們偉大的營造智慧,他們構筑設計的那些精美絕倫的建筑留存,堪稱一座為我們提供靈感的寶庫。千姿百態、文化厚重的古村落正在快速衰亡的現狀,更增加了我們的緊迫感。從2012年底起,我們足跡遍及閩北十縣(市、區)的荒遠僻壤,收集了大量的文史及影像資料,并用了一年多的時間精心篩選、整理、編輯成冊。在對所收集的300余個古村落原始資料做充分分析篩選的基礎上,我們從中選出69個有一定久遠度、格局保留較為完整的古村落,從村落的歷史形成、選址格局及相關的人文民俗三個方面,以圖文并重的形式,全景式展示閩北傳統村落的建筑文化和人文歷史。

      至于本書的價值,我想,可以借用書中跋文里的三段話做一個概括:“本書雖不是純學術性的專著,但是,在城鄉建設呼喚傳統和地域建筑文化的今天,先輩們尊重自然、‘天人合一’的擇址理念;結合自然兼具特色的建筑藝術,或可以給致力于探索地域文化內涵的人們以啟迪和助力。本書雖不是純文化性讀物,但是,書中這些散落在閩北大地上的傳統村落,或能讓您觸摸到先賢們遠去的身影,領略從歷史深處一路走來的建茶、建本、建盞等一顆顆文化明珠的輝煌與燦爛。本書也不是旅游攝影類書籍,但是,書中一幅幅優美的山水田園畫卷,或能讓您感受到古人們‘崇尚自然’的審美意識,‘耕讀傳家’的價值追求,‘兼濟天下’的處世情懷。”

      廈門大學教授、中國建筑學會民居建筑學術委員會副會長戴志堅也對本書的社會意義進行了肯定,他在序言中這樣寫道:“古村落保護與發展的道路困難重重,亟需全社會的共同關注和支持,需要更多的熱愛中華傳統文化的人們,加入到古村落保護、探索和研究的隊伍中去”,認為本書“能成為遠離家鄉游子們維系鄉愁的雋永印記”。

      [責任編輯:姚心妮]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