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n0vrg"><option id="n0vrg"><small id="n0vrg"></small></option></object>

      <object id="n0vrg"><option id="n0vrg"><small id="n0vrg"></small></option></object>

      <i id="n0vrg"></i>
      <delect id="n0vrg"><rp id="n0vrg"></rp></delect><i id="n0vrg"></i>

      <object id="n0vrg"><rp id="n0vrg"></rp></object>

      張瑜:讓果蔬賣出好價錢

      2018-09-10 08:36:31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邱盛林 何芳

      種果種菜,本是農民拿手的增收致富手段,可由于“命短”的特性,加上量少成不了批,賣不了;量多賣不動,不是賤賣就是爛在地里。如此死結怎解?日前,在光澤縣鸞鳳鄉大陂村上王家68號,筆者有幸遇到了一位解“結”人,她就是該縣司前城林小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張瑜。

      “68號”,其實就是一座建在316國道邊的農產品脫水烘干廠。廠里面有一次性可烘烤5噸鮮果蔬的一代自制老式烘烤箱、二代自制節能烘烤箱、現代大型電烘干箱和用于農產品烘烤前期的清洗、削皮、切片等設備及烘烤干后的包裝設備、干品存儲倉等。置身其間,烘烤箱的輕微機器聲和工人的勞作聲交織在一起,加上時有駕車前來購買干品的客人進出,可見該廠業務之繁忙。

      進入干品存放倉,貨架上擺滿了十多種干品。冬瓜干、冬瓜皮干、黃瓜干、楊梅干、小筍干、香菇干、海鮮菇干、苦瓜干、木瓜干,還有河魚干,等等。張瑜說,這些干品,都是今年全縣范圍內,一些種養大戶、專業合作社及一些散戶遇到賣難時,賣給他們或送來加工制干后,經過包裝,換一種形態,或暫存、或在縣內零賣、或在網上外賣的樣品。鮮貨制成了干品,種養戶最大的收獲就是:不愁賣,且把賣好價的主動權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今年45歲的張瑜,出身于茶葉制作家庭,畢業于福安農校的茶葉專業,在制茶師傅工資高且走俏的當下,怎么會丟下輕車熟路的制茶不做,偏偏愛上了從未干過的農產品烘干新行業?張瑜用了一句“夫唱婦隨”作答。原來讓張瑜干果蔬烘干的是她干公安的丈夫向城江的主意。向城江說,種菜種果是農民的拿手好戲,可好不容易種出來了,往往被“賣難”或“賤賣”傷透了心。能制成干品了,“賣難”和“賤賣”問題就解決了。

      向城江的這個主意來自他連續兩輪6年下派村黨支部書記的深切感受。作為妻子,張瑜選擇農產品加工既是對丈夫工作的支持,也是從農業供給側改革中看到了商機。2009年至2012年,向城江從縣公安局下派至司前鄉新甸村任黨支部書記時,為解決該鄉竹筍加工問題,張瑜注冊成立了“光澤縣司前城林小筍專業合作社”,開始了竹筍制干。2012年至2015年,向城江下派至鸞鳳鄉油溪村任黨支部書記時,村上一家海鮮菇廠遇到賣難問題,張瑜又把制干廠移到與油溪村相距不遠的大陂搞海鮮菇烘干。

      張瑜現在的68號烘干廠,是2017年因廠房被征用而遷址到這個路邊山上的。短短7年時間,兩度遷廠,“上屋搬下屋,都要費幾擔谷”,從租地、建廠房、添設備到搬遷費、停產損失,張瑜家庭財政虧空不少,加上從第一代仿烘茶的自制烘烤箱、第二代自制節能烘烤箱到第三代現代電烘烤箱的工藝升級,賺點錢全投廠里,還顯捉襟見肘。張瑜說,有時真的想收手不干。

      就張瑜來說,探索農產品烘干技術,遠比遷廠和添置設備等經濟危機的難度更大。而每一種農產品頭一次烘烤都是一次挑戰,初試成功就謝天謝地,失敗了白廢了電費和人工,還要賠材料錢。張瑜說,前幾天,頭次接了2500公斤冬瓜,烤爛了,損失了3000多元錢。

      盡管走新路困難很多很大,但張瑜還是堅持下來了。如今,在光澤縣,只要知道“上王家68號”的種植大戶、專業合作社,一旦出現產品滯銷或出現賣相不好的產品,第一選擇就是找“上王家68號”制干而不是抱怨和放棄。不少大戶、合作社和做銷售的公司也紛紛加盟,有的直接入股,有的以賣產品的形式,有的以付烘干費的形式,與“上王家68號”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 。

      寨里鎮大青村剛加盟的香蜜果種植大戶傅帶發說,農產品能制干了,“短命”的鮮貨變“長壽”了,待賣空間一拉大,該出手時才出手,就不會倒霉的老是種植人,心就寬多了!

      [責任編輯:謝志源]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